女优排名

2023-10-12

数字印刷在标签行业印刷质量提升方面,有哪些突围方向?


几乎所有的数字印刷厂商都承认,目前数字印刷的质量同传统印刷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这看上去有点像自谦,但其实是在为数字印刷同传统印刷作质量评判时预留后路,底气并不充足。
笔者认为,没有必要自谦,好就是好,差就是差,自谦对争夺市场并没有好处。 我们应该严谨地、有比较地从数字印刷的两大成像模式,即静电成像与喷墨成像,分别比较并作出判断。
(1)静电成像采用调幅网,电子油墨和碳粉静电成像两种工艺路径都有其不足之处。 碳粉静电成像的网点边缘不光洁是其特有的缺陷,类似于胶印网点因水大而造成的油墨乳化。电子油墨本质上属于溶剂型油墨,经橡皮布转移,利用网点几何结构的变形,可以评判其质量高低。采用电子油墨静电成像的数字印刷同传统印刷相比,已经达到并局部超越了传统印刷的水平,从网点结构来看,不仅形似,更是神似,仅在颜色饱和度上与传统印刷差距较大,尤其同凹印相比。
通常情况下,数字印刷会采用添加一层黑网的方式来进行追色,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因为饱和度方面的差距不是添加一层黑网就能掩盖得住的,色相变暗与饱和度其实是两种不同的调节方式。在这一点上,数字印刷必须认输。
(2)UV喷墨印刷采用调频网,最小墨点直径是评判质量高低的有效方法,关键在1200dpi与600dpi之分。 喷墨印刷的饱和度已经可以追上丝网印刷,尤其在标签的组合印刷上,原来使用丝网印刷打底或者表面上光,甚至局部上光的,在实际生产中已经被喷墨印刷所替代。喷墨印刷采用调频网,没有多色叠印时产生的摩尔干涉,图像显得十分细腻、柔和,但是由于采用多色叠印构成图案边缘无法达成清晰锐利的分割线,因此分割线模糊是该印刷工艺的特有缺陷。
采用调频网的喷墨数字印刷适用于印象派画作的图像印刷,而不适用于精细的工笔画印刷。 在最近几届的亚洲标签大奖评比中,胜出的数字印刷作品,图案印刷许多都是利用了光与影的变化。印象中有一个系列的文创标签就是使用了喷墨印刷来诠释国外知名油画的风采,这说明该标签的设计者深谙喷墨数字印刷对图案选择的精髓。UV喷墨印刷对图像存在适应性,这是特点,但也是局限。
其实,调频网在包装印刷领域,也曾经遭遇过不小的尴尬。 一是传统印刷尤其是包装印刷不使用调频网。 这是因为在重复订单时不易控制网点扩大,从而影响色彩的稳定性。调频网在传统印刷领域一般仅应用于书版,如画报、画册等一次性印刷,且很少有加印的印刷品。因为不同批次的书版对色差的宽容度较大。但是,在包装印刷领域却很难承受这种色差,如商品包装上的专色,尤其是logo的颜色,是商品包装的第一要素,没人敢冒这样的风险。
二是短单与长单的衔接,如果采用调幅网,基本上没有技术难度。 需要注意的是,采用电子油墨数字印刷追传统印刷有一定的难度,如前所述的电子油墨静电成像追传统凹印,但是传统印刷追数字印刷,只要在印刷过程中控制好墨量,成功率就会极高。
三是喷墨印刷采用调频网,颜色饱和度不是问题,但调频网的数字印刷与调幅网的传统印刷,在衔接上会有很大的难度,印前处理需要经验与技巧。 如果达不到无缝衔接,20多年前柔印的克罗马林打样与实际印样存在巨大差距的悲剧就有可能重演(当时的情况是,调频网的打样质量堪比照相技术,十分漂亮,但柔印的实际印样只有133线,最小网点还不能做到2%,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柔印成品追克罗马林打样,无论采用什么办法,最终结果仍是不像)。最后柔印人只能自嘲,打样只能看看,不能作数,符合真实的打样只能在印刷机上,劳神费力,自寻烦恼。
在这里,再给大家介绍一个传统印刷追数字印刷的案例。 2020年第七届亚洲标签大奖全场印制大奖按照得分高低,原是一枚采用UV喷墨数字印刷的收缩套标摘得桂冠,但是该标签因为疫情原因推迟了上市时间,让原本踩着点递交的作品变成了未上市作品参评,按照评比规则被拉了下来,与最高奖项失之交臂。后来该作品一经上市后,销售火爆,订单大批量追加,UV喷墨数字印刷的原有工艺已经无法及时完成大批量订单,于是该印企就采用柔印追数字印刷,用柔印调幅网取代喷墨数字印刷的调频网,由于技术精湛,大批量的柔印产品在质量上同数字印刷原有工艺几可乱真。后来该柔印作品参加了中国印刷技术协会柔印分会的全国柔印质量评比并获得标签组的精品奖。该作品体现了柔印与数字印刷的主动配合,用无印版的数字印刷打开市场,用高产能的柔印完成订单,开创了柔印产业的一个新业务增长点。
需要注意的是,柔印追数字印刷是有条件的:一是用调幅网追调频网,关键之处在于柔印的印前;二是成功的追印需要精湛的技巧;三是该种技术很难大批量复制,存在局限性。
那么,传统印刷能追数字印刷,数字印刷能够成功追传统印刷吗? 这里,需要先思考两个问题: 一是柔印可以同数字印刷主动配合 ,喷墨数字印刷能不能从一开始就以调幅网成像,同后面的传统印刷无缝衔接; 二是当网点结构趋于相同或者一致时,数字印刷与传统印刷可以从形似达到神似 ,两种印刷达到相同的印刷质量时,数字印刷难道还有必要自谦质量上总还有一些差距吗?
其实,对数字印刷来说,喷墨数字印刷采用传统调幅网并不是什么新技术,疫情前就有的蒙泰软件就具有该种功能。 因此,喷墨数字印刷千万不要满足于跟着国外的节奏,即只要是喷墨印刷就要采用调频网。 笔者一直不清楚国外同行钟情于调频网的初衷是什么,就在6月温州作市场调研时,温州用户在选择数字印刷机时,毫不犹豫地说将选择采用传统网点结构的电子油墨静电成像模式,因为发出订单客户喜欢。这个理由很实在,值得业界对客户的心理与需求好好作一番研究。
根据客户的需求,喷墨数字印刷机的改进在笔者看来并不难。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1)数字印刷机RIP的改进与升级,是喷墨印刷采用调幅网的有效方法。(2)同电子油墨静电成像相比,UV喷墨成像的墨色较厚实,对环境更友好。(3)采用调幅网的UV喷墨数字印刷,同传统印刷的配合将是一蹴而就,水到渠成。因此,这种方案将是大批量可复制的,比较稳定可靠。
有必要提醒印前技术的朋友, 目前印前技术主要热衷于色彩管理,如果能分一部分精力把喷墨印刷的RIP软件进行升级,对整个印刷产业链,尤其是标签产业链,功莫大焉。 其实,国外现成的软件也有,就是价格较昂贵,但对标签数字印刷这一细分行业来说,RIP的改进与升级,即使占设备价格的10%,在这一领域中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关键不在价格,而在倾心听取用户、包括潜在用户的心声。标签其实是反映文化的,中国市场的审美观念,中国企业的印刷质量标准,中国用户的切实需求,都是值得重视的。用户明明需要网点结构与色彩饱和度的基本一致,而供应方却顽强地要求用户接受调频网点的呈色,强调传统印刷的调幅网与喷墨数字印刷的调频网在色彩上一致,这种顽强有点令人啼笑皆非。



最后,以一位老印刷人的身份提两点建议: 一是传统印刷要主动拥抱数字印刷,用数字印刷的自动化来带动传统印刷的自动化,朝着传统印刷智能化的目标全速前进;二是因为柔印在特征性缺陷方面已经找到破局之道,且传统柔印在绿色化与自动化方面已经占据有利态势,在三大传统印刷工艺中与绿色化、智能化的距离最短,因此只要抓住与数字印刷同行的机遇,其困难是最小的。